不鏽鋼管(304,316L,321,201,精密,美標)不鏽鋼無縫管-無錫快發鋼管製造有限公司

谘詢熱線:

0510-83079993

您的位置:首頁 > 公司新聞 > 正文

公司新聞

全國熱線

0510-83079993

把武鋼作為鋼鐵“去產能”的一個試點

發布時間:2019/5/9 11:57:18 作者:無錫快發鋼管製造有限公司

把武鋼作為鋼鐵“去產能”的一個試點 鋼鐵,這個曾經為中國經濟作出過巨大貢獻的行業,也是國有企業的陣地。如今在產業轉型升級的背景下,2015年開始出現了全行業虧損,並成為供給側改革五大任務之一的去產能重點行業。 5月23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調研武漢鋼鐵集團,即一再強調去產能,並拍板“武鋼要把化解過剩產能作為一個重點來抓,要做成範例”。 然而十分尷尬的是,產能過剩的同時,我國高端鋼的市場缺口仍然很大,大量還靠進口。因此,鋼鐵行業需要創新,走高科技之路,也被李克強所強調。 鋼企集體虧損 鋼鐵行業是有名的國企陣地,然而曾經的鐵飯碗,在經濟轉型當下,已岌岌可危。 “2015年,我國粗鋼產能近三成閑置,有的企業資金鏈已經斷裂,仍然退不出去,一些虧損企業銀行不讓破產,還有的地方政府不讓破產,這已不僅是經濟問題,而成了社會問題的一部分。”馬鋼股份總經理錢海帆對《第一財經日報》稱。 根據馬鋼股份公布的2015年年報,公司虧損48億元,這在鋼鐵行業並不是特例。2015年的A股上市公司中,鋼鐵行業是虧損的重災區,包括武鋼、鞍鋼、馬鋼在內的多家鋼鐵龍頭都出現了巨虧。 鋼價2015年的持續走低,是導致業績不佳的主要原因。統計顯示,2015年的鋼材均價從年初的接近3200元/噸,跌到年底的2200元/噸,大幅下跌了1000元/噸。 與之相對的是,在過去的一年,大多數鋼鐵企業都在通過盡力關停生產線或者降成本來緩解經營的壓力。比如馬鋼股份在2015年的營業成本為455億元,同比下降了18.54%,但由於鋼鐵價格的下跌幅度更大,依然難以扭轉業績巨虧的命運。 中鋼協統計數據顯示,2015年重點鋼鐵企業的利潤總額虧損645.34億元,上年則為盈利225.89億元,2015年首次出現年度全行業虧損局麵,會員企業的虧損麵高達50.5%,超過一半的企業陷入虧損,其中8~12月月度虧損均超過或接近100億元。如武鋼股份2015年度生產鐵1515.5萬噸、鋼1539.6萬噸、材1434.0萬噸。實現營業收入583.38億元,同比下降41.29%,淨利潤則虧損75.15億元。 鋼企麵臨的另一個問題是負債率過高。“大多數鋼鐵企業還麵臨負債率過高,銀行限貸、社會負擔過重,難以退出市場等困境。”錢海帆稱。武鋼集團副總經理鄒繼新亦稱,公司資產負債率達70%左右,經營實體普遍效益不好,償債壓力大,減人、減債還任重道遠。 統計顯示,目前我國鋼鐵企業的資產負債率普遍維持在高位,2015年重點鋼鐵企業資產負債率為70.1%,首次超過70%,部分中小企業負債率更高,這也是導致部分鋼鐵企業停產的主要原因,而現在鋼鐵業也成了銀行限貸、惜貸的行業。 對於債務問題,李克強在調研武鋼期間即要求國家發改委專門派人到武鋼具體研究,商量采用什麽方式降低杠杆率,讓債務能夠有所緩解,降低企業財務成本。 之所以說鋼企困境是社會問題,主要涉及人員安置。李克強在武鋼座談會上開門見山地問道,武鋼有什麽困難?需要國家支持什麽?武鋼集團董事長馬國強重點談了兩大問題:富餘人員多、債務重。 來自武鋼集團的官方統計顯示,經過近5個月的努力,武鋼集團已完成1.4萬名員工的分流安置工作。但從人均1000噸鋼產量等指標來看,武鋼仍存在勞動生產力低、人工成本高的問題。 馬國強此前稱,對於“去產能”過程中產生的富餘人員,堅持“多餘人員轉崗不下崗、轉業不失業”的安置原則。主要分流途徑有:距法定退休年齡五年之內的,如果這個員工沒有工作能力或者沒有工作願望,可以離開崗位等待退休;開展業務回歸內部轉崗、發展非鋼產業來消納部分職工;與地方政府、其他用工企業進行對接,組織勞務輸出,為職工尋找新崗位等;鼓勵員工自主創業,各單位亦可結合自身特點和員工技能水平,開展多渠道安置分流員工。 對於企業富餘人員如何有效安置,李克強也在會上對國資委負責人說,要把武鋼作為一個重點來抓。強調化解過剩產能過程中,要保證企業多餘人員轉崗不下崗、轉業不失業,確有困難的人員社保要兜底。 產能過剩之憂 鋼企集體出現虧損、財務壓力大和人員安置困難,根本上還是經濟轉型背景下整個行業的產能過剩。 根據中國鋼鐵協會的統計,截至2015年末,我國粗鋼生產能力高達11.3億噸,這還不包括未統計在內的違法違規生產的產能,2015年我國的粗鋼產量8.03億噸,產能利用率隻達到71.06%,近三成產能是閑置的。 多位鋼鐵行業內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稱,目前我國鋼鐵企業缺乏市場退出的機製,主要表現在:地方保護方麵,由於企業是當地利稅大戶,如果企業虧損,地方政府將通過信貸、財政、稅收等多方麵扶持,使麵臨退出的企業得以繼續生存;社會保障製度滯後,銀行呆賬、滯脹處置過程中存在的種種困難,使一些處於競爭劣勢的鋼鐵企業無法順利退出等。 錢海帆也認為,目前來看,僅僅依靠市場化調節來去產能的做法遇到了很大困難,必須盡快建立“製度供給”體係,加快鋼鐵行業的供給側改革進程。 比如歐美等國家去產能經驗就是,政府承擔鋼鐵企業相當一部分的社會成本,通過財政、稅收、金融、產業等政策,推動兼並重組,擴大消費,促進產能海外轉移,淘汰落後產能,鼓勵鋼鐵企業向下遊延伸產業鏈,加速第三產業繁榮,吸納鋼鐵行業的過剩人員。 “此外,企業也應該從自身做起,研究市場未來的發展趨勢,規劃自有產能,做好產品結構調整,營銷模式創新,加大技術研發。”錢海帆稱,未來三年,馬鋼股份將主動淘汰420萬噸鋼鐵產能,並將部分建築用鋼材品種調整到軸承、彈簧、緊固件、火車輪軸、家電、型材上來。“調整的目標主要定位在替代進口產品,以滿足需求側發展的需要。” 《第一財經日報》昨日從武鋼集團獲悉,近年武鋼已主動淘汰落後產能近500萬噸,今年,在已經淘汰完落後產能的基礎上,武鋼計劃主動退出煉鋼產能442萬噸、煉鐵產能319萬噸。這其中,武鋼股份計劃在今年內關停1座高爐(1×1536m3),關停1座轉爐(1×90t),後續軋鋼工序的棒材生產線關停,中厚板生產線采取減量集中生產確保滿足特殊用途用鋼的需求。 李克強在聽取武鋼情況匯報後亦強調,把武鋼作為鋼鐵“去產能”的一個試點,“試點就要先行,肯定會遇到困難,但國家支持的力度肯定也會更大,開展試點是有政策含金量的,但同時也要求你們要加大工作量。” 與此同時,十分尷尬的是,一方麵是產能過剩,但另一方麵是我國高端鋼的市場缺口仍然很大,大量還靠進口,比如特高壓的發展就需要大量矽鋼。 李克強對此表示:“武鋼是國家隊,必須要走創新之路,要多出新產品,替代進口。”
AG利来电游 AG旗舰厅注册 AG8国际亚游下载 AG体育平台网站 AG亚游线上网址 AG在线试玩 AG旗舰厅手机版